房屋裝潢

關於部落格
房屋裝潢
  • 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水"前老闆稱用雇佣兵可打敗IS 被批不靠譜

  參考消息網10月14日報道 美國外交政策網站10月10日發表題為《讓我們把從前的“黑水”團隊重新組建起來吧》的文章稱,黑水公司前首席執行官認為,他知道如何打敗“伊斯蘭國”——答案是美國雇佣兵。   派雇佣兵是個糟糕的主意   私營保安公司“黑水”公司曾經因為在伊拉克獲得巨額政府合同以及暴力且常常不計後果的行為而臭名昭著。其創始人埃里克·普林斯上周撰文指出,“如果美國政府缺乏足夠的政治勇氣或經費來集結並派遣足夠多現役地面部隊來應戰”,它就該“讓私營部門來完成這一工作”。   普林斯在他新公司的官網上發表文章說:“倘若從前的‘黑水’團隊還在的話,我堅信可以迅速組建起一支由美國老兵組成的、規模相當於幾個旅的合約軍人部隊,並把它當作必要的地面戰鬥部隊派遣出去。”   雖然有大量理由證明這是一個糟糕的主意。比如向伊拉克派地面部隊將增加美國人被打死、遭俘虜甚至可能被斬首的風險,而不管這樣的部隊是雇佣兵還是正規的軍隊。如果這些假設真發生的話,美國政府將會付出十分高昂的代價,並會削弱政府對於本國武裝力量的監控。更何況這麼做也會給“伊斯蘭國”提供宣傳上的便利。   “黑水”模式仍大行其道   但普林斯並沒有談及這些風險。相反,他認為,自己在“黑水”公司——現在改名為阿凱德米公司——的經歷證明瞭“私營部門長期以來為世界各地國家提供了國家防務問題的創新解決方案。”   然而,普林斯後來的實踐證明,要把那些“創新解決方案”運用到實踐中是何等困難。2011年,億萬富翁、前“海豹”突擊隊隊員和中央情報局特工的普林斯曾參與一項組織南非雇佣兵為索馬裡“邦特蘭海上警察部隊”提供訓練,以打擊索馬裡海盜的軍事服務項目。最後,因為各種各樣侵犯人權指控而飽受攻擊後,該項目支持者只能將其放棄,這意味著“數百名訓練了一半和裝備精良的邦特蘭海上警察部隊成員,被留在一處從沙漠中開闢出來的廢棄營地里自生自滅,沒準這些人還會加入海盜團夥或與‘基地’組織相關的武裝組織,抑或賣身給索馬裡部落戰爭中出價最高的買主”(《紐約時報》語)。   文章說,大約在同一時間前後,普林斯還在阿聯酋幫助訓練了哥倫比亞雇佣兵,以保護阿聯酋的基礎設施免遭恐怖襲擊以及鎮壓反對者。在當地,他逃避了與“黑水”公司相關的法律訴訟,而那些雇佣兵仍在為阿政府賣命。   普林斯完全有理由遠離伊拉克的雇佣兵生意。“黑水”公司在伊拉克的服務獲得了超過10億美元的收入,但由於2007年在巴格達一處廣場無故射殺17名平民,以及此前幾周對國務院調查員發出死亡威脅而身陷醜聞。   但是普林斯並沒有在他最近的網文中提及上述任何事情。相反,他暗示,對於因伊拉克而“明顯厭戰”的美國來說,使用雇佣兵是正確的事情,因為“美國部隊在2009年的迅速撤出已讓美國功敗垂成”。他同樣沒有提到的是,2009年,“黑水”公司曾改名為Xe服務公司,企圖擺脫公司身陷醜聞的局面卻沒有成功。他也沒有提到自己辭去了首席執行官一職,並於次年他賣掉公司,新公司現在用的是另外一個名字。   說到底還是為了自家生意   文章稱,在美國從伊拉克撤軍近3年之後,普林斯仍然對雇佣兵在美索不達米亞橫行霸道的日子念念不忘。上個月他曾在華盛頓對聽眾說,糟糕的是“奧巴馬政府毀掉了我從前的生意,因為作為一家私營機構,我們本來可以解決派出地面部隊的問題”。   文章稱,相信美國雇佣兵可以在戰場上擊敗“伊斯蘭國”的並不只有普林斯一個人。同樣呼籲組建一支雇佣軍的福克斯新聞頻道主持人比爾·奧賴利在9月份曾說:“在這場反恐以及對普京的戰鬥中,正在傷害西方的是西方自己的政治。後者沒有辦法快速完成任何事情,沒有辦法迅速動員起來。因此,這樣的反恐雇佣軍是可行的。”   普林斯則稍稍雄辯一些。他在最近的博客文章中聲稱,“一支由志願者組成的善戰的職業軍隊可以作為‘槍尖’,為友好但靠不住的當地武裝充當援兵”。   現在,美國人和伊拉克人只能希望美國政府不要讓普林斯或任何像他那樣的人再次在伊拉克附近的任何地方掌控這樣的“槍尖”。(編譯/曹衛國)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在伊拉克執行任務的美國“黑水”公司雇員。   【延伸閱讀】俄媒:俄應仿效“黑水”模式 發展私人軍事公司   參考消息網10月9日報道 俄媒稱,像美國“黑水”這樣的私人軍事公司已經不止一次證明自己的效率,但俄羅斯立法者還沒有看清這一點。在俄國家安全問題日益嚴峻的背景下,俄羅斯應該考慮成立自己的“黑水”,即合法私人軍事公司。   俄羅斯《軍工信使》周報10月8日刊發全俄運動“武裝權”主席瑪麗亞·布京娜題為《俄羅斯期待自己的“黑水”》的文章,文章摘編如下:   在專業合同基礎上提供軍事安全服務的非國家軍事機構早已存在,即使是古代羅斯公國的建立也可以歸功於吸引了瓦蘭吉亞人這樣的軍事侍從。如今,在作戰行動機動性越來越強、科技含量越來越高、政治形勢不斷變化的背景下,這種機構的存在變得尤為迫切。   越來越多的國家,包括俄羅斯在內,不得不削減義務兵。同時,使用合同兵受到許多政治和法律條框的限制。因此,私人軍事公司成為一個積極發展的經濟領域並不奇怪。   私人軍事公司“既有利又有益”   如果說私人保安公司幫助警察工作,那麼私人軍事公司就是在幫助軍隊工作。這並不一定指其需要全副武裝地直接參戰。這種公司還提供軍事後勤、咨詢、培訓等各種服務。比如,美國情報部門29%的人員和49%的人力預算開支屬於私人軍事公司。這個市場的規模約為每年1000億美元。順便說一句,俄羅斯的軍事開支正在大幅增長。   考慮到俄羅斯在國際武器市場占有近27%的份額,出口以私人軍事服務為代表的“深度產品”可能形成可觀的規模。在這方面,我國擁有巨大的未實現收益,更不用說被錯失的外交機會和國家安全的基本問題。   國家安全問題如今尤為迫切,因為俄羅斯在格魯吉亞戰爭中已經不止一次地與西方私人軍事公司直接交手。數百名私人軍事公司的教官為第比利斯服務。這在很大程度上成為俄方在衝突中遭受重大軍事損失的原因。西方私人軍事公司還在烏克蘭東南部積極行動,這多少彌補了烏正規軍戰力不足的問題。   你可以對這種機構有各種看法,指責它們,但軍事對等原則決定瞭如果一方有核武器,不管其危害性受到何種非議,你都必須擁有它,否則就無法擁有獨立自主的未來。在21世紀,私人軍事公司成為安全領域越來越普及的重要力量,否認這一現實可能給俄羅斯國防帶來不可輓回的後果。   俄本土“黑水”頻遭打壓   在上世紀90年代,美國每50個軍人中就有1人來自私人軍事公司,現在這個比例變成10:1。而在阿富汗戰爭等個別軍事衝突中,這個比例達到1:1。2008年,阿富汗69%的駐軍是五角大樓的雇佣兵。   儘管俄羅斯已經存在一些規模不大的半合法私人軍事公司,但更多國外公司有俄羅斯人參與,卻不受俄法律管轄。如果沒有法律基礎,這個行業就無法真正發展。私人軍事公司的活動受俄聯邦刑法“雇用兵活動”和“組建非法武裝部隊”兩則條款的約束,如果在擁有武器和實彈訓練方面沒有廣闊餘地,這種機構的實力將極其有限。此外,在敘利亞內戰開始時,一些俄羅斯的半合法私人軍事公司派人到那裡為政府軍而戰,但其無權合法擁有武器導致這些軍事任務以失敗告終,聯邦安全局因此猛批這些公司,還根據“雇用兵活動”刑法條款將它們的創始人關押起來。如此看來,眼下在俄羅斯不僅沒有發展這個行業的法律基礎,還有人努力想要消滅它,這不得不說是一種破壞行為。   俄羅斯沒有合法私人軍事公司所帶來的另一個重要問題是人才流失。頂尖的軍事人才被迫游走於俄羅斯法律之外——如果有人意識到他們的能力可以掙更多錢、做更大事的話。   儘管難以承認,但由合同兵和軍官組成的職業軍隊也是一種特殊的雇佣軍,對他們來說,從軍是為了謀生,而不僅是因為受到逃避兵役的製裁威脅。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究竟有多少動力?會不會叛變?都是必須考慮的問題。而臨陣脫逃和叛變絕不是私人軍事公司的特點。   反對私人軍事公司的主要理由是擔心寡頭擁有武裝併發動政變。的確,私人軍事公司確實被用來解決某些國家的內政問題,比如在非洲發動軍事政變或在烏克蘭消滅親俄力量。從這個意義上說,即使禁止私人軍事公司的活動,也完全無法防止國家淪為這種機構的犧牲品,就像禁止本國軍隊行動無法保證國家免遭他國軍隊入侵一樣。   事實上,世界上人數最多的私人軍事公司擁有超過60萬名員工,總部設在倫敦。但迄今為止,它並沒有在英國發動革命。就像核戰威脅一樣,如果認為僅靠批評就能使俄羅斯置身事外,那麼說這種話的人至少是幼稚的。如果不使這種機構合法化,俄羅斯將失去建立私人-國家伙伴關係的重要機會,而且這種機會不會持續很久。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軍事訓練中的美國“黑水”公司雇員(互聯網圖片)   循序漸進推動產業發展   發展私人軍事公司與民間持有武器的權利直接相關。在俄羅斯發展私人軍事公司將使擴大民間持有武器的問題變得迫切起來,因為如果非國家主體可以擁有坦克和自動武器,而公民卻不能擁有手槍,顯然是荒謬的。   當然,權利和自由不可能一下子到來,它們的擴大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就像擴大選舉權一樣——先是貴族,然後是富人等等。公民的武裝權也將以這種方式發展。擴大個別機構和公民團體擁有武器的權利必將提出將這種權利普及化的問題。因此,大力發展私人保安公司和私人軍事公司符合普通武器持有者的利益。   出於對這一規律的認識,“武裝權”運動擬定了旨在使私人軍事公司在俄合法化、與現行私人保安法類似的法案。在地方議會同道者的幫助下,我們成功地將該法案提交議會審議。在鄰國軍事危機加劇的背景下,我們還起草和發佈了有關必須在俄通過私人軍事公司法的公開信,並得到軍事和安全領域專家的支持。這些舉措使關於這個話題的討論活躍起來,隨後,有兩個國家杜馬議員團表示將制定並提交自己的相關法案。因此,私人軍事公司很可能在未來短期內出現在俄羅斯。   人們通常認為,私人保安公司是某種不正當的危險機構。但內務部的資料顯示,僅2011年每天就有近8萬私人保安參與維護社會治安。他們共抓獲23萬多名違法人員,其中1.4萬涉嫌犯罪。除了為國家提供免費勞力外,私人保安公司還收費保護客戶,防止了半數已經確定的襲擊。如此看來,私人保安是對治安工作的重要幫助和補充,而輔助軍事工作的前景更為廣闊。在這種條件下,民間社會和合法非國家主體的努力不但不會削弱國家安全和法制體系,反而會與之相得益彰。(編譯/賀穎駿)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在伊拉克執行任務的美國“黑水”公司雇員(互聯網圖片)   (2014-10-09 10:56:00)   【延伸閱讀】港媒:黑水公司創始人欲為中國在非企業服務   參考消息網7月13日報道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7月6日發表題為《黑水公司創始人埃里克·普林斯要幫助中國企業在非洲開設生意》的報道稱,有爭議的私人安保公司黑水公司創始人埃里克·普林斯希望為瞄準非洲豐富自然資源的中國公司服務。   普林斯在2010年出售了黑水公司,他現任先豐服務集團主席,該集團向希望在非洲經營的企業提供後勤、航空和風險管理服務。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這是2014年3月5日拍攝的由中國路橋集團承建的內羅畢南環路項目。這條環路的建成將大大緩解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市內交通擁堵的狀況。新華社發   普林斯說:“我們希望為它們提供前往非洲、在那裡開設生意以及經營的服務。”   據報道,過去10年來,中國投資者對非洲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以確保擁有自然資源的開采權,中國是非洲最大的貿易伙伴。   報道說,先豐服務集團總部位於香港,在北京設有一個銷售團隊,與中國規模最大的國有企業集團中國中信股份有限公司關係密切。   雖然“高風險、高回報”的格言適用於非洲,但普林斯對尋找鋁土礦、鋼鐵、能源、銅、錫和金的客戶說,應關註另一個口號,“當地人滿意,項目順利”。   他強調,外國公司與當地企業合作很重要,他還表示,中國公司面臨某些風險只是因為它們在非洲有大量人員。   普林斯說:“如果某個國家出現反對該國政權的共同行動,那麼幫助該國建設基礎設施的任何人都會受到反叛力量憤怒情緒的影響。恰好在該國修路的中國公司可能會受到錯誤的指責,人們因此對它們懷有敵意。”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法新社5月12日獲取的一段據信由尼日利亞恐怖組織“博科聖地”拍攝的錄像顯示。   普林斯指出尼日利亞是個嚴重的挑戰。他說:“尼日利亞是非洲最大的經濟體,那裡有200多名女學生遭綁架……對任何公司來說這都是個切實的挑戰。”   4月,伊斯蘭武裝組織“博科聖地”綁架了200多名女學生,她們現在仍被扣押。一個月後,“博科聖地”涉嫌在鄰國喀麥隆劫持10名中國雇員。   普林斯說:“女學生和中國公民遭綁架的不幸事件……這是國有企業以前從未遇到過的挑戰。”(編譯/薑瑞)   (2014-07-13 07:06:01)   【延伸閱讀】美媒:黑水公司高層曾威脅殺害美國務院調查員   中新網6月30日電 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國務院曾於2007年對美國黑水安保公司在伊拉克的行動展開調查,並就該公司的在伊行動發出警告。但在黑水公司的一名高層威脅殺害美國政府調查員之後,該調查最終不了了之。   美國國務院的一份報告顯示,2007年,就在黑水公司安保人員槍殺17名伊拉克平民前幾周,美國國務院開始對黑水公司在伊拉克的行動展開調查,並就黑水公司在伊拉克的諸多不合規行為發出警告。   但隨著調查各方之間的爭執在2007年8月升級,就連美國駐伊拉克使館的官員也站在了黑水公司一邊。美國使館官員對國務院調查員稱,調查員擾亂了使館和黑水公司之間的關係。此外,使館官員還命令調查員離開伊拉克。   報告稱,返回美國後,美國國務院首席調查員吉恩撓里希特(Jean C. Richter)就其對黑水公司的調查作出初步報告。報告指出,由於缺乏監管,黑水公司的在伊拉克的行動存在諸多過失。他還指出,黑水公司的安保人員“認為自己凌駕於法律”。   此外,美國國務院的這份報告還指出,當時黑水公司在伊拉克的項目經理丹尼爾慍坓爾甚至曾威脅殺死里希特。並表示,因為他們身處伊拉克,所以即使里希特被害,他人也無能為力,也不會有人管。   (2014-06-30 16:26:01)   【延伸閱讀】西報:美國黑水公司在巴展開秘密戰爭   參考消息網7月20日報道 外媒稱,美國在美國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指揮下在巴基斯坦港口城市卡拉奇設立了一個先鋒秘密行動基地,其中包括原來的“黑水公司”旗下的雇佣軍精英成員,他們是在巴基斯坦國內外暗殺塔利班和“基地”組織成員的秘密行動的核心。   據西班牙《起義報》報道,奧巴馬政府目前仍在延用小布什當時在美國家軍事機器中安插的雇佣軍,換句話說,就是什麼都沒有改變。   原名“黑水公司”的美國著名雇佣兵和保安公司為了避免人們想起伊拉克戰爭期間該公司對伊拉克平民的大屠殺行為而更名為“Xe公司”。據美國軍事情報機構內部的可靠消息稱,“Xe公司”旗下的雇佣兵的行動任務還包括搜集情報和與美國一家秘密的軍事企業合作實施遙控無人機轟炸行動,這是一個與軍方的“食肉動物”無人機並肩作戰的打擊計劃。   美《民族》周刊記者傑里米·斯卡希爾在美軍事情報機構的消息源稱,“黑水”參與的這項此前不為人所知的計劃與中央情報局的暗殺行動不同,“這是一項與中央情報局平行的計劃。它們是兩頭不同的野獸”。“黑水”被置於美國在巴基斯坦邊境軍事行動的中心,但美國從未對巴宣戰,因此這樣的行動可能會給本就緊張的美巴關係火上澆油。   “黑水”的一位前高管證實,該公司曾有計劃在巴基斯坦為中央情報局和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效力。此外他還透露,“黑水公司”還暗中通過與一家設在伊斯蘭堡的保安公司簽訂轉包合同來為巴基斯坦政府工作,確定美國在巴基斯坦境內實施“反恐”行動的位置。   消息源稱:“黑水”在巴基斯坦的行動並不是通過簽訂公開的防務合同進行的。“‘黑水’通過與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簽訂在固定基礎上的合同展開行動”。   消息源還透露,“黑水”已經充分向市場表明它是一個能夠實施“直接致命打擊行動”的組織,“只要願意花錢,誰都可以雇用它成為自己的智囊團。美國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對此再清楚不過”。“黑水”與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之間的協議是秘密的,因此面對任何公共監控都受到保護。   除了為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和中央情報局制訂計劃在巴基斯坦進行無人機轟炸和針對“基地”組織及塔利班的打擊行動外,“黑水”還與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合作在烏茲別克斯坦實施打擊“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的任務。   報道稱,這種游戲規則使得巴基斯坦政府能夠利用目前為“黑水”工作的一些參與過美國特別行動的前成員。消息還透露“黑水”在卡拉奇有一處基地,在巴基斯坦其他一些地區也分佈著其成員。   在巴基斯坦的秘密行動至少能夠追溯到2007年。現任美國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司令威廉·麥克雷文曾指揮“海豹”突擊隊擊斃本·拉丹。“黑水”在巴基斯坦的出現“並不是實實在在可見的,因此很少有人關註”。延伸閱讀:美巴軍方高層恢復對話 重點調查“誤炸” 美巴關係繼續惡化 美軍戰事吃緊 阿富汗總統:若美巴開戰將支持巴基斯坦   (2012-07-20 18:13:27)  (原標題:"黑水"前老闆稱用雇佣兵可打敗IS 被批不靠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